• 探究可持续生存:当代经济伦理的至上性法则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经济伦理学作为一门学科,为什么当代越来越受到国内学者的关注?一个原因是,从宏观上看,经济增长变成了生活的主旋律,经济的增长模式出现了危机。人们开始质疑经济增长模式。而这种危机,如果抛开经济自身的危机不论,其最显著的后果就是导致了人类生存危机。一些学者开始关注人与自然之间的伦理问题、人与环境之间的伦理问题、人与生态之间的伦理问题。而更进一步,很多学者意识到,这些问题并非是根本问题,因为导致上述所有人与自然、人与环境、人与生态之间的紧张关系,归根结底都在于当前全球以“资本逻辑”为中心的“经济增长模式”。此外,也有学者认为,导致上述人类生存危机,是由于科学技术的参与所导致的结果,因此提出了科技伦理问题。然而,科学技术也不过是经济增长的手段。因此,很多学者便进一步把问题的症结追溯到了经济增长方式本身,从经济增长方式本身来考察当代人类生存危机的症结。或许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才提出了“经济伦理”的问题。本文试图从经济伦理学的角度,来探索一种以生存法则为基础的新的经济伦理学的可能。   一、 从经济增长方式看生存危机的根源   自2008 年全球范围内发生金融危机以来,学术界一直关注经济增长方式及其伦理学问题。有学者把当前的资本主义新特征概括为“金融垄断资本”a。金融垄断资本条件下的经济增长方式不仅体现了资本逻辑自身所存在的不可克服的矛盾,而且更深层次地触及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进而导致了生存危机。因此,世界各国都在探讨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问题,试图开辟一条摆脱经济危机和生存危机的道路。   1. 以自然资源为支撑的经济增长方式   经济增长说到底,是人类为了获取更大的支配自然的能力,从自然获取更多的物质财富的活动。马克思曾经指出,人类的“第一个历史活动就是生产满足这些需要的资料,即生产物质生活本身。”b人类毫无疑问要依靠自然提供的种种资源来生存。这一点是人类生存的绝对无条件的前提。因此,我们不能否认人类生存对自然条件的依赖。那么,对我们当前的经济增长方式怎样加以概括呢?首先就是,这种经济增长方式是以自然资源为支撑的。当然,这里就要进一步对自然资源加以区分。自然资源当中,如果从资源本身来看,可以分为可再生资源和不可再生资源。如果相对于人类的生产形式而言,可区分为农业资源和工业资源,或者是把农业资源也作为工业资源来使用。而一旦农业资源被作为工业资源来使用,那么它也就成为工业资源了。在以上区分的基础上,本文所探讨的作为当代经济增长方式支撑的自然资源,这里主要指的是不可再生资源和工业资源。在前资本主义时代,甚至是资本主义的早期,自然资源对人类生存来说,只是一个被预设的“不成问题”的前提条件。一切经济学甚至也都预设着这一前提,包括马克思也不例外。“如果世界是丰裕的,一个人取得他所能取得的东西就不会损害任何其他的人,只要他是以自己的劳动交换别人的劳动”。c这一前提就是:自然资源被设想为无限的。然而,如果事实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就不会导致今天所谓的生存危机了。因此,如果没有生存危机的出现,人们根本不必要去反思经济行为,就不必要去思考一种经济伦理的问题了。所以,在古典的经济学当中,甚至在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当中,如果说涉及伦理问题,那绝不是在人类可持续生存的意义上讨论的,而是在人类内部,具体说是在人与人之间的经济行为关系中的伦理问题,比如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伦理关系。   目前,世界通行的衡量经济增长的标准就是 GDP。它仍然是以生产劳动所创造的财富作为最根本的要素的。这就意味着,GDP 标志着人类生产力的提高。而按照教科书的经典概括,生产力就是人类征服自然和改造自然的能力。而征服自然和改造自然,说到底就是要从自然获取更多的物质资料。而获取的物质资料就需要我们从事工业生产,工业生产就需要有自然资源的支撑。所以,自然既提供了我们所需要的生活资料,同时也提供了生产资料。这样,我们经过上述的一系列的推演,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当代人类的经济增长方式,是以自然资源作为支撑的。   2. 以资本逻辑为机制的经济增长方式   明确意识到自然资源是有限的,这应该是在20 世纪后期的事情。随着人类生存危机的加剧,人类才有意识地去反思自然资源的界限问题。比如,自20 世纪60 年代以来,美国学者蕾切尔·卡逊出版的《寂静的春天》、艾伦·杜宁的《多少算够》、罗马俱乐部提交的《增长的极限》人类发展报告等等,都展开了对人类生存危机的思考。此后,全球学术界也逐渐开始反省人类的生存危机问题,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系问题随之在各个学科当中获得了显学地位。众所周知,率先对资本主义制度展开批判的巨人应该是马克思。马克思的全部理论归根结底就是要批判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当然也包括着经济增长方式。但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私有制和经济增长方式的批判,其着眼点并不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问题。但是,马克思对资本主义批判,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人类生存主题的演变,却获得了更为广泛的世界性意义。这就是,无论是当代的生态伦理、自然伦理、环境伦理、科技伦理、消费伦理以及经济伦理等,全部当代新兴的“部门伦理”几乎无一例外地是针对人类生存危机这一事实展开的。这使得我们对资本逻辑主导的生产方式的反思,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和广度。   经济增长是需要有动力的,那么,这个动力从主观上来说,当然就是人类的生存欲望,是人类追求物质财富的欲望。但是,经济增长方式在资本主义确立的资本逻辑体系诞生之后,就获得了它的客观的表现形式,即人类是通过在资本私有制下的市场交换和竞争机制的基础上,来追求主观的生存欲望的。这样,经济增长方式就与资本逻辑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我们可以把资本逻辑看作是经济增长方式的一种动力性“机制”。正是通过这一动力性机制,在生产关系中形成了人类追求物质欲望的活动,与自然资源紧密地联接在一起,并不断地趋向于自然为人类提供的生存界限。到此为止,这种经济增长方式就获得了两个基本的属性:其一是以前文所说的不可再生资源和工业资源为支撑的;其二是以资本逻辑作为其动力机制的。所以,这两条基本属性共同构成了当代世界性的经济增长方式。前者提供的是经济增长的目标对象、资源手段;而后者则提供了一种生产的组织形式,引入了市场竞争机制,从而使人类追求物质财富的行为获得了无限扩张并逼近自然界限的可能。   3. 以生存危机为代价的经济增长方式   以上所介绍的经济增长方式,它的终极性弊端就在于,它会导致人类的生存危机。因为,如果是农业文明,它的生产是天然保持在自然的界限之内的。它利用土地和植物的可再生性进行生产,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因此,在农业文明中是不会出现人类的生存危机的。人与自然保持着天然的和谐,自然提供什么,人类就在怎样的条件下生存。自然的节奏决定了人类生存的节奏。然而,当工业文明出现以后,不可再生资源成为主要的生存资料。而这种不可再生资源是必然要走向枯竭的。不仅是自然资源的枯竭问题,而且工业生产同时也是制造垃圾和破坏环境的活动。这样,工业文明的生存方式本身就是不可持续的。进一步,工业文明与资本逻辑在近代以来形成了坚固的“联盟”,再加上科学技术的力量,进一步加剧了人类与自然之间的紧张关系。所以,这种经济增长的方式,从根本上看是不符合可持续生存理想的。实践经验证明,目前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增长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就是人类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能源危机、环境污染、生存危机。或许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当代中国在社会主义建设的总布局当中,也提出了“科学发展”和“生态文明”的问题。   二、 从传统伦理的正义法则到当代伦理的生存法则   在探讨经济伦理问题的时候,首先对伦理学的前提进行反思是必要的。在传统伦理学的解释原则中,伦理原则的局限性何在,这是我们探索新的伦理原则的逻辑前提。为此,必须要找到传统伦理学中伦理法则的局限,并以此为基础探索新的伦理学法则。1. 传统伦理学的基本法则是正义法则传统伦理学问题是不涉及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问题的。按照传统伦理学的本质规定,伦理是对某种公共秩序的自觉服从,并将公共秩序视为个体自由的条件的行为法则。这就是说,伦理是一个共同体中,每个个体得以自由存在的理性条件。伦理根植于理性,因此为人的行为确立具有普遍性的行为规范。一切社会行为,都要以利益为媒介在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国家之间展开。因此,伦理的出现,有两个条件,其一是利益,其二是理性。那么,说到底,伦理的实质就是用理性来规范和调节人们的利益行为,从而使行为具有正义性。一般来说,普遍利益,或者就叫作共同体的利益(这个共同体可以是家庭,也可以是社会群体,也可以是国家)总是与个人利益看起来是对立的,仿佛一端是共同体的利益,另一端是个人的私利。而真正说来,伦理的真理性就在于,它能够把个体的私利与共同体的普遍利益协调起来,也就是说,在伦理的原则下,才能够真正实现个体利益与普遍利益的统一。否则,如果没有伦理,那么个体的利益就不具有真理性和正义性了。这是一个共同体得以存在的条件,也是其中每个个体得以存在的条件。因此,传统伦理学的实质就在于,它为共同体确立一条普遍的行为法则,这一法则就是正义。所以,我们可以把传统伦理学的基本法则定义为正义法则。它处理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   2. 传统伦理的局限性需要一场革命   无论在什么领域,只要是有不同的人以共同体的方式参与其中,都会涉及伦理问题。经济活动也毫不例外。本文所使用的经济伦理概念就是指经济行为主体的伦理。经济活动的目的是实现物质利益的增长,它首先是一个利益行为。它借助于市场,依赖自然资源,通过生产、交换、分配到消费等环节,实现人们对物质利益的占有。而伦理是共同体的理性秩序。所以,传统的经济伦理的实质就是:如何使人们在获取物质利益的经济活动中,同时能够符合理性的秩序。经济活动是包括诸多环节的活动,比如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这些都构成了经济活动的不同环节。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在我看来,所谓经济伦理,指的应是‘生产和交换的经济关系’及其实践活动本身内含的伦理属性与伦理形态和伦理要求”。a因此,经济伦理是一个广泛的伦理,这样,要么从宏观上,把全部经济活动看作是一个有机整体,在宏观上思考经济活动中的伦理关系;要么就从微观上,从经济活动的每个环节出发,来思考其中的伦理问题,比如:生产活动中的伦理,分配活动中的伦理,交换活动中的伦理以及消费活动中的伦理问题。   如果单纯在传统伦理学的意义上讨论经济伦理问题,并不是当代经济伦理学凸显的根本原因。因此,我们初步判断,当代经济伦理问题的兴起,首先是伦理学领域里的一次变革。因为不只是经济伦理问题的提出会促使我们反思传统伦理学的问题,而且其他的“部门伦理学”的兴起,也同样涉及对传统伦理学的反思。这也就是说,经济伦理与其他的环境伦理、生态伦理、消费伦理、科技伦理等等一道,都在反思着传统伦理学的困境,试图在不同的角度提出适应这个时代需要的新的伦理学。为此,我们就要反思传统伦理学的困境,并找到新兴伦理学的一条根本的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优质的服务,带给您最奢华游戏盛宴,一上线是马上就受到众多游戏爱好者的追捧,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让玩家一站式玩尽各种老虎机游戏,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是高端人士的选择.伦理法则,这是我们理解经济伦理问题的首要问题。因为唯有在伦理学变革的意义上,我们才能重新提出经济伦理的解释原则。   3. 伦理学中可持续生存法则的提出   然而,传统伦理学显然是没有把人与自然的关系考虑到其中的。因此,当人类的行为哪怕全部符合正义的原则,但是,如果这些行为最终是危及人类整体的生存,那么这样的伦理法则也就失去了意义。因此,从当代人类生存问题出发,一种新的伦理学应该以生存作为第一法则,这似乎正是当代新兴伦理学的一个共识。那么,讨论经济伦理问题也自然应该在这个框架之下展开。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今天人类性的生存主题大概没有比生存危机更为重大的了。因此,伦理学的主体也应该把生存问题放在最高的原则上来对待,这样,我们提出了当代伦理学的新法则——可持续生存法则。所谓伦理学的可持续生存法则是指:一切行为都要以不违背共同体的可持续生存为最高原则。这与传统伦理学的正义法则不同。因为,正义法则是在预设生存不成问题这一前提下,探讨人与人之间如何正义的问题,它不考虑人类是否可持续生存,因此不能保证共同体的可持续生存。比如,虽然人类在获取自然资源的时候能够达成理性的共识,形成平等和正义的占有自然资源的制度,但是,如果这样的占有破坏了自然的底线,那么,虽然经济行为是正义的,但也不符合人类共同体可持续生存的法则,因此,这种传统伦理学就无效了。而按照可持续生存法则,人类共同体就会以自然的界限作为一切行为的尺度。这一点,在经济伦理当中应该尤其重要。   三、 可持续生存法则是经济伦理的最高法则   我们所提出的经济伦理的可持续生存法则,并非是对原有的生产方式内部矛盾为核心的传统伦理学的彻底抛弃。而是说,在当前生存问题成为人类的最高关切的特定时代,可持续生存法则应该优先于生产方式正义的伦理学法则。   1. 生产方式的正义是马克思的最高伦理学法则   如果在传统伦理学的框架下,经济伦理的问题是指如何在一个经济活动当中实现公平正义。这也正是马克思所关注的问题。按照马克思的说法,经济活动包括生产、交换、分配和消费等几个环节。“生产是一般,分配和交换是特殊,消费是个别,全体由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优质的服务,带给您最奢华游戏盛宴,一上线是马上就受到众多游戏爱好者的追捧,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让玩家一站式玩尽各种老虎机游戏,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是高端人士的选择.此结合在一起。”a而生产无疑是经济活动的最基础的领域。因此,马克思首先就把生产活动中的正义问题作为他讨论的核心问题,这集中表现在《1844 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对异化劳动的批判。在异化劳动中,工人生产的产品不归工人所有,“人同自己的劳动产品、自己的生命活动、自己的类本质相异化的直接结果就是人同人相异化。”b这显然违背了正义原则。而最重要的是,它形成了资本家和工人两大对立的阶级,通过对剩余价值原理的分析,马克思看到了这一事实:两大阶级之间的矛盾构成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生产方式的非正义行为。因此,马克思提出废除私有制的主张,从而实现人类经济生活的正义,这是马克思的经济伦理的基本思想。然而,这一传统经济伦理在当代已经不再是第一位的问题了。这当然不是说马克思的理论过时了,而是说,随着资本逻辑的扩张,人类遇到了比正义更为重要的问题,这就是人类的可持续生存问题。在这个意义上,当代经济伦理应该超出传统伦理的正义法则,而把可持续生存作为第一法则。   2. 当代生存价值超越了生产方式的正义价值   一种经济增长方式是否合理,其评价和衡量标准会有多个层次。而每一个层次都是有其针对目标的。比如:如果我们着眼于经济增长的数量,那么凡是有利于提升经济增长速度的做法就都是合理的;如果我们着眼于经济增长的质量,那么凡是有利于提升经济增长质量的做法就都是合理的;如果我们着眼于经济增长过程中的公平正义,那么凡是促进经济增长中生产、分配公平正义的做法就都是合理的。然而问题是,可能上述目的总是纠缠在一起的,我们很难把某一个目的作为最高的终极价值尺度,因此,考量经济增长方式是否合理的问题,就会使人陷入一系列的矛盾。比如公平和效率的矛盾、结构与手段的矛盾、个人与社会的矛盾,等等。为了协调上述矛盾,经济伦理就要重新确立普遍性的标准,这就构成了经济伦理学的内在冲突。然而,上述这些经济伦理问题提出的正义法则,在人类生存危机这一背景下,便不能构成绝对的伦理法则。因为它们都没有把如何捍卫人类共同体的可持续生存作为目标,而是把经济过程本身的协调作为目标的。而如果我们跳出单纯的经济活动的视野,上升到人类可持续生存的高度,伦理法则就会发生变化。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把“可持续生存法则”视为是经济伦理的最高法则。   简言之,当人类面临生存危机的时候,原有的生产方式内部的种种矛盾问题,已经退居为第二位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所分析的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失去了它在社会历史发展中的作用,而是说,超出生产方式的领域以外,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冲突和矛盾已经跃居为第一位。因此,生存价值超越了生产方式的正义价值。   3. 生存法则所要解决的伦理学问题   在可持续生存法则之下,经济增长方式就应该作出重大的调整。当然,我们不可能改变工业文明,在一段甚至很长时间内也不能废除资本逻辑的统治。有学者认为,“资本的逻辑没有正当性和永恒性。因此,我们不是必然地要陷入到资本的逻辑中而无法自拔。这就意味着经济伦理在资本的时代是否可能这个问题要求我们要跳出这个资本的逻辑,因为这个逻辑并不是神圣的和正当的。”a我个人不赞成这一观点,因为一切经济伦理的探索都不能突破资本逻辑的秩序,而是以它为前提。但是,正是因为工业文明和资本逻辑秩序暂时是不可改变的,因此才需要对经济增长方式作出调整。这样,在经济行为当中所要处理的基本矛盾就是:如何使作为个体的经济实体的经济利益与全人类的普遍的可持续生存利益相协调。它同样需要在必要的时候,为了捍卫普遍的可持续生存利益而放弃个体经济实体的个体利益,这是当代经济伦理的一条重要的生存法则。我们可以把这一法则以命题的方式确立下来:对于每个个体的经济实体来说,你应该这样完成你的经济行为,使你在获取个体利益的同时,以不违背人类共同体的可持续生存为准则。这是当代经济伦理应该坚守的一条最高的法则。或许正是在这一法则的引导下,当代开始了对“绿色经济”、“环保经济”、“循环经济”以及“低碳经济”等经济增长方式的探索。综上所述,因为时代的变化,人类生存的主题发生了变化。对此,在经济伦理学的意义上,应该打破传统伦理学正义法则的界限,重新确立可持续生存法则,这是经济伦理学在当代应该深入探讨的一个重大基本问题。 ?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试论基因编辑技术的社会伦理分析与道德调控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