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进化揭露论证及其核心挑战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一、何谓“进化揭露论证”   近十年来,被称作“进化揭露论证(evolutionarydebunking arguments)”的议题在进化伦理学界受到了广泛关注。所谓“揭露论证”,就是指通过对观念、信念、标准、原则等事物做起源上的追溯来降低其原有地位的论证。其中揭露的对象一般在直觉上或者习俗上具有较高的“初始地位”。根据这个模糊的表述,揭露的对象往往是人们不加批判就倾向于接受的东西。比如尼采攻击的基督教道德和福柯探究的“疯癫”概念,都是作为“常识”存在的。而揭露论证的目标就是通过揭示这类事物的起源来降低其原有地位。进化揭露论证,顾名思义,就是通过对某样事物做进化论解释来降低其原有地位。   综上所述,元伦理学中的进化揭露论证指的是通过对人类道德判断作进化论描述来说明我们没有理由相信独立于立场的道德真理之存在,以此来降低健全的道德实在论在元伦理学中地位的论证。这篇文章的主要任务是:通过介绍两个流行版本的进化揭露论证来清理出其中所蕴含的核心挑战。为此,我将在第二、第三节中分别简要阐释乔伊斯和斯特里特提出的进化揭露论证,并在第四节中通过分析指出,正如伊诺克所说,进化揭露论证的核心挑战在于要求实在论者通过解释来消除非循真的(non-truth-tracking)道德判断与独立于立场的道德真理之间的巧合。但我们还应当在此基础上区分“大规模巧合”(massive coincidence)和“反事实巧合”(counterfactual coincidence),其中反事实巧合才是实在论者最需要关心的问题。   二、乔伊斯的进化揭露论证   乔伊斯在其2006年的著名论著《道德的进化》中,以五章的篇幅讨论了先前的研究者们如何尝试为道德判断、道德行为提供进化论解释,并认为这些解释能让人们对道德产生确信(vindication)。但在第6章中,他希望通过“谱系学揭露”(genealogical debunking)表明,上述进化论解释没有理由让我们对道德判断产生确信——根据现有证据,由进化塑造出来的道德信念都是不正当的。为此,乔伊斯首先引入了一个关于“信念药片”的思想实验。假设有一枚信念药片,它可以让服用者产生特定的信念——让我们假定这个信念B是“曹操输掉了赤壁之战”。   如果作为这枚药片服用者的二狗子完全没有任何与B相关的信念——他只是因为服用药片而相信B,那么当二狗子服用了信念药片的解药,并得知自己关于B的信念是由药片植入时,他是否还会确信“曹操输掉了赤壁之战”这件事呢?尽管“信念B由信念药片植入”并不意味着“信念B为假”——根据历史记载,曹操确实输掉了赤壁之战——但它至少会让二狗子对B产生怀疑。根据戈德曼版的知识辩护理论,B不是由可靠的认知进程产生的,因此是不正当的。   从大体上看,乔伊斯认为进化过程的地位与信念药片类似,二者至少有两点相似之处。第一,它们都对信念的内容产生影响。尽管进化力量不会像信念药片那样直接、暴力地影响信念的内容,但它可以通过塑造原始的评价性倾向(evaluativetendencies)来间接地影响评价性信念的内容。这一点在后面讨论斯特里特的论证时会稍作阐释。更重要的是第二点相似之处,即受到进化力量和信念药片影响的信念都是不可靠的。   三、斯特里特的进化揭露论证   另一个著名的进化揭露论证是斯特里特称作“达尔文式困境”(Darwinian dilemma)的两难论证。该论证大体上由三个部分构成:第一前提、两难困境的第一角、两难困境的第二角。达尔文式困境的第一前提是上一节中提到过的一个共识,即“自然选择力量对人类评价性判断的内容产生了重大影响”。斯特里特认为,进化会“赋予”我们一些有助于提高个体(或基因)适应度的评价性倾向。这种倾向表现为对某些行为的赞成或反对。比如说我们的祖先会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优质的服务,带给您最奢华游戏盛宴,一上线是马上就受到众多游戏爱好者的追捧,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让玩家一站式玩尽各种老虎机游戏,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是高端人士的选择.倾向于赞成抚养自己后代的行为,反对乱伦的行为,这是因为抚养自己后代的人通常能获得更多的后代,乱伦的人则会因遗传疾病而在繁衍上获得更小的收益。   尽管完备的(full-fledged)评价性判断需要语言或更高认知能力的加入,但其内容无疑与受到自然选择力量影响的原始倾向密切相关。接下来,斯特里特希望探讨两样事物的关系:(甲)前面说到的,对评价性判断内容造成重大影响的自然选择力量与(乙)由健全的道德实在论者设立的、独立于立场的评价性真理。斯特里特的揭露策略大致是这样的:如果(乙)确实存在,那么它与(甲)要么有关,要么无关。假如不管(甲)与(乙)是否有关,其后果都是实在论者难以接受的,那么我们最好不要相信(乙)存在。两难困境的第一角讨论的是上述二者之间不存在关系的情形。   根据这个预设,进化力量——或者更确切地说,自然选择力量——与评价性真理之间并不存在关系。这进而意味着由自然选择力量造就的评价性判断并不以“追踪真理”为目的。斯特里特认为在这样的条件下,进化力量推动评价性判断形成的过程如同“将一只小船放置于百慕大,并放任其航程由风浪所决定”。相对于小船的预定目标而言,风浪引领小船前进的方向是随机的。因此从统计上看,这些小船成功到达目标的概率微乎其微。   即使真有部分小船抵达目标,那也只不过是运气使然。同样地,受到进化力量影响的评价性判断几乎不可能“恰好落在”独立于立场的评价性真理上。即便这些判断实际上真的对应于评价性真理,这种对应关系的成立也只是基于巧合。这样的结果是健全道德实在论者难以接受的——实在论者一般会宣称许多符合直觉的道德判断为真。四、进化揭露论证中的核心挑战  尽管乔伊斯和斯特里特提出了不同版本的进化揭露论证,但其中有一点是相通的。他们都试图通过指出道德判断在进化起源上的非循真性来否认道德判断对应于道德真理的可能性——根据哈曼的主张,一旦道德真理无法被用来解释道德信念,我们就不再有理由预设这类事物的存在。   这样一来,健全的道德实在论就会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欢迎您的加入为您打造安全,优质的服务,带给您最奢华游戏盛宴,一上线是马上就受到众多游戏爱好者的追捧,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让玩家一站式玩尽各种老虎机游戏,万博体育app下载-万博体育是哪里的-万博体育怎么注册是高端人士的选择.被瓦解。   换言之,揭露论者对实在论者提出的最实质的挑战在于,他们要求实在论者解释非循真的道德判断与独立于立场的道德真理之间何以存在关系。这个问题的麻烦之处在于,如果我们既要承认道德判断是非循真的,又要让它对应于道德真理,那么这看起来只能是基于巧合。正如斯特里特在两难困境第一角中描述的那样,这就像是让一只小船在百慕大中随风摇曳,并期待它最终到达目的地。   从这个角度看,达尔文式困境的核心挑战中最重要的部分是要求实在论者通过解释消除非循真道德判断与独立于立场的道德真理之关联中的“反事实巧合”。对这个问题没有贡献的实在论解决方案难以抵制进化揭露论证的攻击。 ?

    上一篇:分析教育伦理学:铸造教师的“人格长城”

    下一篇:论新青年遭遇“旧”婚约